新闻中心

九月刊国外篇 - 搜狐视频

2020-03-20

  提到“金九银十”这一概念,或许大家脑中第一反应就是楼市,但不要以为“金九银十”这一说法只出现在房地产界,事实上时尚圈对于这一传统说法也是由来已久。September is the January in fashion!--VOGUE US的编辑Candy Pratts Price曾经说“九月是时尚界的一月”,对于时尚界来说9月才是一年的开始。每年的四大时装周(纽约伦敦巴黎米兰)之春夏时装周都会由9月延伸至10月上旬,四大时装周基本上揭示和决定了当年及次年的世界服装流行趋势,各路买手时尚编辑齐聚时尚之都,让9月10月在时尚界显的无比尊贵。作为时尚界重头之一的时尚杂志,自然不甘落后。

  在这场被称为“无硝烟战争”中,重中之重当然就是封面人物的选择。为了能脱颖而出销量飙升同时也向广告商有所交代,杂志方面往往一早就开始物色封面人选,无论是超模还是歌手、电影明星,都必须符合绝对当红、有号召力、有话题性等以上条件。当然,对于明星来讲,无论在时尚圈还是娱乐界,能登上9月刊的封面也是一种地位的象征。截至目前,美国各大重量级时尚刊物9月刊的封面明星list已经出炉,不出意外的都是人气爆棚的几位。不幸的是,泰勒·斯威夫特已经出局,因为她早就被验证为“销量毒药”了。

  今年Vogue美国版九月刊早早锁定好莱坞新晋小天后詹妮弗·劳伦斯(Jennifer Lawrence),实在是一个颇为有趣的尝试。这是劳伦斯第一次登上美国版Vogue,由摄影师Mario Testino掌镜。过去三年,Vogue 九月刊的封面人物分别为哈莉·贝瑞(Halle Berry)、凯特·莫斯(Kate Moss)和Lady Gaga,此番Vogue相中她,当然是因为劳伦斯居高不下的人气。去年,她就已经登上过10月的美版W Magazine,11月的英版Vogue以及今年2月的Vanity Fair。

  今年年初,劳伦斯因为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,迅速成为好莱坞最受关注的新生代。她在得奖影片《乌云背后的幸福线》里扮演了一个疯疯癫癫又非常脆弱的小寡妇,让所有人见识到跟年龄并不相称的成熟演技。很快,Dior将她签下,作为最新一任代言人。11月,她的大热影片《饥饿游戏》将推出第二部,可以预见的是,这部粉丝电影必定再次掀起一番狂潮。

  不过,劳伦斯这张新鲜面孔虽被看好,但能否刺激杂志销量还是个未知数。有小道消息称,如果劳伦斯真是封面人物,那完全违背女魔头安娜·温图尔的习惯了——她一向是喜欢保守秘密的。去年,直到Lady Gaga8月9日发Twitter,我们才知道她是9月刊的封面人物。

  “嫩模”凯特·阿普顿(Kate Upton)被誉为新一代“抖胸女神”,硬件条件一流,在美国拥有超高人气。阿普顿小姐在拍摄了一系列“男性杂志”后,开始受到主流时尚媒体的关注,实现了质的飞跃。她登上过GQ、Cosmopolitan,并在今年6月登上美国版Vogue。还两次登上《体育画报》封面,最近一次是在南极拍的,零下35度的冰天雪地里身穿比基尼。现在,她是Elle 9月刊的封面女郎,由 Carter Smith掌镜。

  眼下,阿普顿正忙着拍摄新片《情敌复仇战》,搭档的是卡梅隆·迪亚茨(Cameron Diaz)、Lady Gaga的男友泰勒·金尼(Taylor Kinney)等。根据最新公布的片场照,阿普顿爆乳抢镜,轻轻松松赢过了迪亚兹。

  詹妮弗·安妮斯顿(Jennifer Aniston)一直是美国人民钟爱的电影甜心,影集《老友记》为她在世界范围内累积了良好的人气,有她参演的电影票房都不差,但过去几年大众对她的印象,恋爱经历超过了电影本身。这也难怪,谁不爱八卦呢?美国版Glamour此次请她跟新晋摄影师Alexei Hay合作拍摄9月刊封面。究其原因当然是,她太好卖了!而且,绝对安全!她是InStyle杂志去年卖得最好的封面明星,更是各种大刊小报八卦网站的最爱。眼下,关于安妮斯顿的最热门话题依旧是关于爱情。有消息说,美国甜姐儿最近有点诸事不顺——跟她订婚一年多的贾斯汀·塞洛克斯(Justin Theroux)好不容易捞到个男主,就一门心思放在HBO的新剧《The Leftovers》上,婚礼只能拖到年底办。而且,关于婚后定居在哪里,双方还没有达成一致。

  不过,别以为她只恋爱不工作!我们的甜心安妮可是有事业心的!她今年就有《冒牌家庭》、《倒转关系》等新片,走的还是大众最爱、她自己也驾轻就熟的轻喜剧路子。只是对于大伙儿来说,事业什么的不妨暂时搁一边,姑娘你抓紧时间把自己的事儿先搞搞掂吧!

  布莱克·莱弗利(Blake Lively)自从结婚后,就关起门来安心做起了瑞安·雷诺兹(Ryan Reynolds)太太,不接新戏,不去时装周,除了街拍还是街拍。但作为Elle去年销售排名第三的封面明星,事实证明布莱克的市场号召力。今年9月,她将登上Lucky封面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布莱克倒是数次在公众前露面。一是她要履行代言人身份,为Gucci香水做宣传,甚至远离家乡来到中国。二是雷诺兹配音的新片《极速蜗牛》即将上映,她忙前忙后为老公站台撑场。反正不管走到哪儿,两人都是如影随形、如胶似漆。雷诺兹告诉媒体自己非常幸运,所有的造型都是布莱克亲自搭配,“我绝对不会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走出家门。”布莱克则说自己“每天睁开眼心中都满溢着幸福。”

  对了,布莱克小姐现在还对尿布产生了浓厚兴趣,说自己“很乐意在30岁的时候生孩子。”所以,我们还是很好奇,在9月的Lucky中,她都会说些什么。

  詹妮弗·加纳(Jennifer Garner)已经在报摊上消失了整整一年,相对于明星,我们更习惯她以本·阿弗莱克(Ben Affleck)的妻子、或者孩子形象出现。今年12月,她有新片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》上映,合作对象是马修·麦康纳。辣妈虽然为人低调、没什么花边新闻,但胜在知名度够高、形象也正,也许,这是她成为Allure封面明星的理由吧!